dota英雄出装网,最全的DOTA2资讯站

Black的长文独白:被医生告知只能活一年 中国经历真的很好

发布时间:2020-04-07 14:10:29 发布人:admin 所属分类:DOTA2资讯 热度:

本文译自Black ^2020年3月31日长文自述:

大家好!我叫Dominik Reitmeier,但您可能更熟悉我另外一个名字Black ^。我是作为从戎十年DOTA2职业生涯的选手,六大赛区除CIS赛区外其他五个赛区都曾看到过我作为职业选手活跃的身影。

我近期效力的队伍是T1,当我从T1离开时外界充满了猜测。为T1效力的短暂时间我们并未取得过任何显著的成绩,但我仍感谢俱乐部给了我和他们共事的机会。

我离开队伍必定是事出有因,是某些令人遗憾或难以愉快的事情发生后才会导致这种情况的发生,在这一点上我没必要撒谎。

我离开T1的原因很简单,源于我个人的因素,它并不适合我而并非T1作为俱乐部不能为选手提供合理的条件和待遇。

或许您听起来我在逃避,但我上周我一直在反思我职业生涯当中的点滴和那些支撑我一路走来的每一步,但我仍坚信我的离开是正确的选择。

为了让您理解我,让我带您梦回2013年。

七年前

2013年8月,我在Mousesports效力时第二次参加了TI比赛,在小组赛的激烈对抗之后我们终于进入淘汰赛阶段,但令人惋惜的是首轮我们便折戟于LGD.int。

在TI之后,LGD.int方面便联系了我,表示希望我加入他们。我向来很尊重中国文化的,我尤为敬佩中国人每日兢兢业业的工作态度和为训练付诸的努力,欣喜若狂的我得知消息后毫不犹豫便接受了他们的邀请。

但福祸无门生活总会出现意外,一件突如其来的事情打乱这一切。

当我决定去中国后不久,令人悲伤的是我的父亲便因为癌症离开了我,是的他永远离开了我。得知这一消息后,我崩溃了。父亲对于我影响之深,他是我这一生最敬重的人,也是通过他我才第一次接触到电子游戏。在他最后的日子当中,我永远不会忘记他对我的叮嘱:“Dominik你要努力学习,去学校深造不要浪费学校提供的学习的机会。”

至此,很显然我没有乖乖听从父亲的劝诫,梦想和学习之间的博弈我毫不犹豫选择了前者。

但于我而言,追梦DOTA似乎可以助我度过难关。我的父亲教导我永不言弃,作为一个男人跌倒后要爬起来站直了!我也一直努力以此而生活。

回顾往日种种,我逐渐意识到他的话给我带来的压力远超我的预期,但我喜欢将压力转换为动力迫使我前行。

时至今日,我仍会让他感到骄傲并向他表明我的决定并非错误。

父亲去世后不久,悲伤过度的我病倒了。我去医院查看身体,似乎幸运之神并未眷顾我,我被确诊晚期非霍奇金淋巴瘤。癌症,这对于常人是何等惊天霹雳,但我决定不想让任何人知悉并与我分担这一痛苦,包括我的父母和兄弟,我并不想让他们承受更多的痛苦,因为他们已经接受不起任何痛苦的打击了。而医生告知我除非可以进行骨髓移植,否则我大概还有一年的左右的生命。

祸兮福所倚,老天爷似乎终于将视线稍稍挪动到我身上,出现了一个合适的捐赠者。由于我需要经常外出参加训练和比赛,我设法向家人隐瞒了整个治疗过程。手术进行的很顺利,我也在术后顺利康复。当我生病时仍记得父亲的教导“永不言弃,勇于生活”记得他以及他教给我的一切,给予我力量渡过难关。

当我克服万难终于抵达中国后,我感谢这段经历。不仅仅是关乎DOTA的方面的成长,还有关于我自己,住在中国的这段时间教会我如何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即使过去的一切如阴霾压在我的心头。

尽管在中国效力时成绩并不如意,但这是我迈向国际化的职业生涯的第一步。虽然队伍在下半年便解散了,但我仍决定留在中国,这处福地给我更多改变和学习的机会。

六年前

2014年对于我来说至关重要,我一个人在中国待了几个月后,DK希望我顶替生病的BurNing。最终我的努力和付出终于有了回报,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利用闲暇时间疯狂的学习中文,就为了和队友更好的交流,可以有更多时间用于DOTA的训练。

在成功担任BurNing的替身之后,CIS-Game邀请我加入他们担任队长(Inflame 小书童何雍正出道队伍)。尽管队伍当中有着四名年轻且尚未崭露头角的选手,但我知道这是一次证明自己的绝佳机会。

我加入CIS-Game后带领四名年轻人杀出堪称地狱赛区的中国TI海选赛。当时无人看好我们,但是我们用行动证明了自我,并一路走到TI4淘汰赛。最后,虽然我憾败于Liquid,但我仍为自己的成就而感到骄傲。

TI4陪跑之后,尤其是在中国我逐渐声名鹊起。最终TI4亚军队伍Vici Gaming邀请我加入,被受邀加入如此出色的队伍为此我深感荣幸。但与此同时,我知道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在我身上,我知道我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需要做好。

我当即下定决心加倍努力工作,当我回到中国后,我的经理很快便帮我找了一位汉语私教,我每天学习两个小时,以进一步将我的汉语水平拔高。最初,高水平的队伍对于我来说实在适应起来有些困难。但随着时间推移,我慢慢跟上了节奏,作为一名选手我确实提高了很多。

坦率的说这一经历,使我认为当时我是中国最好的选手之一。

2014年10月,我们取得ESL New York 站的冠军。这是我第一次与世界顶尖选手对抗并赢得冠军的比赛。

我永远不会忘记和EG的总决赛,我的表现让人们惊叹出乎意料,这三场比赛可能是我DOTA生涯当中最具质量的游戏。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我打的酣畅淋漓好生痛快!将VG抬上冠军宝座,我甚至无法描述这种奇妙的感觉。

当EG敲出GG时,我知道我们获得了胜利,我兴奋的高声嘶吼,连解说台的解说也听到了我的欢呼。这一刻证明了我终于成为了最好的自己。

五年前

我们于2015年参加了DOTA2亚洲邀请赛,由于奖金高达300万美元,因此它也被戏称为“Mini Ti”我们一路所向披靡杀入总决赛,未尝一败。

总决赛当中我们又与EG重逢,但是这次他们难逢敌手,以3-0击败了我们。EG是2015年最顶尖的队伍,没有之一,后来他们又摘得TI5冠军,但输给他们是我这一生最糟糕的失败之一。

决赛之后,有谣言传出Newbee即将解散的消息,所以Vici Gaming抓住机会签下了Hao。Hao被认为当时中国最优秀的Carry位置选手,这也使队伍名单变成了全华班。

我知道那对我意味着什么,我失去了参加TI比赛的机会,在取得人生最巅峰的成绩后仅仅几个月,我一直为之奋斗而拼搏的工作就快要溜走了。

为此我深受打击,我陷入了一个非常糟糕的情绪,我花了很久才从中摆脱。再回首,我清楚的了解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但在当时我的整个世界溃于一旦。

四年前

当我加入Faceless后,我终于又找到了一支合适我的队伍。我们在东南亚地区的表现及竞争力确实不错,但可悲的是我们在国际对抗当中成绩总是那么不尽人意。

平心而论我归责于自己,我仍未从VG效力后失利的阴影当中走出。当时我并未处于最佳的心理状态,现在回头看看,我对我做出的许多决定深感抱歉,我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队友,我不断的督促大家打的更好(压力怪),因为我觉得我需要立即重返巅峰。

过去,我曾经队伍当中的开心果和鼓舞士气的人,但在此期间我表现的天差地别。对于我来说永不满足。我一直试图逼迫大家前行表现的更好,可悲的是这段时间糟糕的表现也破坏了我和iceiceice的关系,但我仍认为他是我最亲密的朋友之一,在我的生活当中真的亏欠他良多。

三年前

2017年7月Faceless解散,我离开了职业舞台一段时间。我曾担任分析师和解说的工作,但在享受这些职位的同时,我始终渴望重返职业舞台,但我深知我需要时间和过程来消除我数年来堆积的消极情绪。

今天

为何我究竟离开T1?在过去十年的身体和精神上经历的种种后,我现在处于人生关键时刻,对于我来说找到合适自己的才是最好的,也是最重要的。我坚信,只要找到合适的组织、队伍、机会我就可以再度重返世界上最优秀的选手之列。

我不清楚未来会如何,但较现今来说我已经相较比绝大多数人表现的更加优秀。

但我深知我的故事还不应该划上句号,我从未有比如今更好的状态。我得到了专业的帮助,终于克服了过去的种种,这是第一次我真正释然的谈论起这所有。

离开T1是一件忧喜参半的事情,但我在和其他选手相处的短暂时间内重新点燃了我心中职业梦想的熊熊烈火,我曾以为它永远离我而去。我从未像现在下定决心去证明自己,我现在更成熟,回顾经历授予我的一切,我认为我如今比以往更优秀。

这是一条坎坷且漫长的道路,但我深知我的人生才刚刚起航。